潜心研发-做华夏文明传承者

作者:admin 2019/9/16 18:10:02 阅读 4323

中国古代汉语(文言文)标点符号与句读研究

在“首先”之前先说明一个问题:

严格来说“标点符号”是一个并列断语,狭义的“标点”是断句用的,而“符号”则同时代表特殊的意义。
传统的“标点”仅包括句读,它仅表明断句(断意思)的位置。如果除了断句之外还有其它的意义则是的“符号”。例如:
“这个人好?”和“这个人好。”显然是表达了不同的意思,问号起到的作用并不仅仅是断句而已。
“我读了三年大学。”和“我读了三年《大学》。”所表达的意思也完全不同,后者中增加了“大学是一本书”的意思。

如果除具体的含义之外不含有断句(断意思)功能的,则不属于标点,例如:
“他天々迟到。”中的“々”除了表示重文之外,还有断意思的作用,(表示“天天”是一个词,如“今天天气真好。”就不能使用“々”符号。)属于广义标点的一种。
“我很?你 。”其中的“?”是独立的意思,并没有 断句(断意思)功能,所以只是特殊符号,不是广义标点。


有很多时候我们在不严格的时候,会把“标点符号”简称为“标点”,尽管这和狭义的“标点”的含义并不相同,但通常不至于混淆。因为区分“标点”和“符号”和这个问题的答案关系不大,所以后文也会用“标点”来代指“标点符号。


当代出版人,往往会粗暴鲁莽的定论:古文是没有标点符号的。

这是一个肤浅的论断,甚至可以说是不读书的恶果。

首先,古文是有标点符号的,比如:
春秋时期的《侯马盟书》中使用一条或者两条短线表示重文,标点的一种。

1.jpg2.jpg


上面红圈圈出来的短横就是标点。


汉马王堆帛书《老子》(蓝色标记即是标点符号,可以看出从春秋到汉代的发展历程中,演变的标点系统已经比较复杂,除了之前的单、双短横外,还有拐角符号,三角符号,圆点符号,方块符号等,用法也各异。):

3.jpg


唐人陆德明《经典释文》(图为宋刻本):
4.jpg

这里的顿号、句号已经基本具有了现代标点符号的形态。


宋代《尚书表注》

5.jpg

书中以圆圈、方块、黑三角、扁长条,半圆等图案作为标点。

明代《罪惟录》
6.jpg

标点和《经典释文》类似,基本上也是顿号句号两种,另外圆圈也用作着重号。

明代《永乐大典》:
7.jpg

只用句号(圆圈)一种标点,图中小红圈即是。

另外在文言文中还有不用符号的标点法,例如:
空格标点:以空格作为标点的,如宋本《华阳国志》:
8.jpg

注疏标点:以注疏作为标点,即到整句的地方再行注疏,如宋本《六臣注文选》

汉字标点:以“句”“读”等汉字作为标点,即在每一句后加上“句”或者“读”字以断句,如清代《四书句读释义》
9.jpg


再如下图中的句读:

10.jpg


当然,古代也有大量没有标点的书籍,对于这些书籍,往往采用特定的方法来表示标点,例如《诗》中用重复的形式、整齐的句子,《骚》中用“兮”表示一句结束,另外如韵脚、语气助词等,樊燕挺老师已经有比较详细的解释,在此不再赘述。注意这些不仅是划分句子的方法,也是当时写文章所必须要注意的问题。《文心雕龙·章句》就谈到了写文章时采用虚词协助读者断句的问题:“又诗人以“兮”字入于句限,《楚辞》用之,字出于句外。寻兮字承句,乃语助馀声。舜咏《南风》,用之久矣,而魏武弗好,岂不以无益文义耶!至于“夫惟盖故”者,发端之首唱;“之而于以”者,乃札句之旧体;“乎哉矣也”者,亦送末之常科。据事似闲,在用实切。巧者回运,弥缝文体,将令数句之外,得一字之助矣。外字难谬,况章句欤。”

当然,这些方法仍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,所以古文中才有不少悬案,例如《论语·子罕》篇首句:
“子罕言利与命与仁”究竟是该断做:“子罕言利、与命、与仁。”还是“子罕言利。与命、与仁。”历来总有人提出不同的解释。碰到这些问题,需要参照多家注疏,配合小学功底,仔细鉴别,方能领会其原意。


其实说到这里大家应该能看得出来,中国古代不但不是没有标点,反而是有大量的有标点书籍存在的。问题在于标点的系统不统一,几乎每家各用一套系统,你用圆我用方,你用实心的我用空心的,你标注在文字左边我标注在文字下面……和其他各种学问一样,问题也是出在没有系统上。没有系统,所以不能流传,进而就会失传。


另外一个好玩的问题是从目前的记录来看,春秋战国到汉朝的文字中,标点都比较复杂。而宋代以后直到清代,所用的标点往往仅是句读两种(有时读用顿号表示),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,造成了标点符号的匮乏?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事情。



  古汉语通论二十四 《古书的句读》

  古书一般是不断句的,前人读书时要自己断句。古代断句用'、'作为标志。《说文解字》说:'、(zhǔ),有所绝止而识之也。'有人认为这就是句读(dòu)的'读'的本字(注:见杨树达《古书句读释例·叙论》。前人在语意未完而需要停顿的地方,点在两个字的中间;在句终的地方,点在字的旁边。后来用圈号作为句终的标志。古代又有一个' 亅(jué)'字,《说文解字》说:'亅 ,钩识也。'这也是古人读书时所用的句读标志(注:王筠说这是分章所用的标志(见《说文句读》)。

  古人很重视句读的训练,因为明辨句读是读懂古书的起点。假使断句没有错误,也就可以证明对古书有了初步的了解。所以《礼记·学记》说:'一年视离经辨志。'这就是说,小孩读书一年以后,要考查'离经辨志',所谓'离经',就是句读经典的能力。

  当然,能点句无误,还不能说就是完全了解了;但是,反过来说,如果点句有误,那就一定是对古书某些词句没有读懂。现存的古书,经过标点的只是一小部分。我们要具备阅读古书的能力,首先就要培养句读的能力。

  在阅读古书时怎样才能不断错句,不用错标点呢?这先要研究错误的原因。原因是多方面的。归纳起来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面(注:在分类之中,有跨类的情况,不一一说明。):一是意义不明,二是语法不明,三是音韵不明。下面分别加以讨论(讨论以断句为主,也涉及标点符号的使用)。

  (一)意义不明

  词和句子的意义有未了解清楚的地方,这是弄错句读最主要的原因。不明词义,不通文理,缺乏古代文化常识,不知出典等,都容易导致句读错误。

  1.不明词义,不通文理

  有时是不明了一个单音词的意义,有时是不明了一个复音词的意义,有时是把甲义误认为乙义。这些情况都会把句子断错。有时,读者并不是不明词义,而是不能把上下文连贯起来,不能串讲;读时不求甚解,不从上下文仔细体会古人的用意,也可以说是不通文理。这样,拿起笔来断句,就容易产生错误。

  ·例一

  (正)收天下之兵,聚之咸阳,销锋鍉,铸以为金人十二,以弱天下之民。(贾谊过秦论)

  (误)收天下之兵。聚之咸阳。销锋鍉铸。以为金人十二。以弱天下之民(注:引自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国学基本丛书简编》本《文选》;下引《文选》,版本同此,不再注明。)

  '鍉'又作'镝',就是箭镞。'铸'是'熔铸'的意思。《文选》的断句者将'销锋鍉铸'连读,这是讲不通的。《汉书·项羽传》载贾谊《过秦论》,如淳,颜师古诸家皆读'鍉'字断句(注:他们虽没有断句,但是在'鍉'字下面加注,依《汉书》注的规矩,必须在断句处加注,所以知道是这里断句。)。为什么《文选》的断句者会断错句呢?因为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所载贾谊《过秦论》在这里作'销锋铸锯'(锯,钟类)(注:《古文辞类篹》根据《史记》,也作'销锋铸锯'。),断句者大约受了这个影响,没有仔细考虑'鍉''铸'两字的意义,就把'铸'字归到上句去了。

  ·例二

  (正)洪於大义,不得不死;念诸君无事空与此祸,可先城未败,将妻子出。

  (误)洪於大义,不得不死;念诸君无事,空与此祸,可先城未败,将妻子出(注:引自吕叔湘《'通鉴'标点琐议》(见《中国语文》1979年第2期)。

  这段文章是写臧洪守东郡,粮尽援绝,叫部下将士和百姓弃城逃命。断句者没有弄懂这段话中的复音词'无事'是'没有必要'、'犯不上'的意思,并不是现代汉语'无事生非'中'无事'的意思,因此把句子断错了。

  ·例三

  (正)使尽之,而为之箪食与肉,置诸橐以与之。(左传宣公二年)

  (误)使尽之,而为之箪食,与肉,置诸橐以与之(注:参看王伯祥《春秋左传读本》201页。)。这里是说,'给他预备一筐饭和肉,放在口袋里给他'。标点者把连词'与'看成动词'给予'的'与',就和后面'以与之'的'与'重复了。

  ·例四

  (正)世儒学者,好信师而是古,以为贤圣所言皆无非,专精讲习,不知难问。(论衡·问孔篇)

  (误)世儒学者,好信师而是古,以为贤圣所言,皆无非专精讲习,不知难问(注:以下所引《论衡》的例子,都是采自中华书局出版的《诸子集成》本,国学整理社整理,其中标点错误很多。)。这里的'非'字应当作'错误'讲,《诸子集成》本《论衡》的标点者误认为否定副词,所以弄错了。

  ·例五

  (正)今往仆少小所著辞赋一通相与。夫街谈巷说,必有可采……(曹植与杨德祖书)

  (误)今往仆少小。所著辞赋一通。相与夫街谈巷说。必有可采。

  第一句意思是说,'现在送我少年时代所著的辞赋一篇给你。'《文选》的断句者不懂'往'是'送往'的意思,'相与'的'与'是'给予'的意思,'少小'一词也不懂,这就全句不了解了。'少小'指少年时代,这是古人常用的词语。曹植自己在《白马篇》就说'少小去乡邑,扬声沙漠垂'。像上述的《文选》标点者这样断句,'今往仆少小'还成什么话呢?

  ·例六

  (正)时人始而惊,中而笑且排,先生益坚,终而翕然随以定。(李汉韩昌黎集序)

  (误)时人始而惊。中而笑。且排先生益坚。终而翕然随以定(注:参看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国学基本丛书简编》本《韩昌黎集》。

  '笑且排',意思是'嘲笑而且排斥';'先生益坚',意思是'韩愈受到嘲笑和排斥以后,不但不气馁,而且更加坚定'。这才显出了韩愈的战斗精神。如果把'且排先生益坚'读成一句,那是说'时人更坚决地排斥韩愈',和作者的原意正相违反了。

  ·例七

  (正)或时贤而辅恶;或以大才从於小才;或俱大才,道有清浊;或无道德,而以技合;或无技能,而以色幸。(论衡·逢遇篇)

  (误)或时贤而辅恶,或以大才从於小才,或俱大才。道有清浊。或无道德而以技合,或无技能而以色幸。

  假使用旧式点句法,这里的错误就显露不出来。现在用的是新式标点,错误就很明显了。'或俱大才,道有清浊'本是'或俱大才而道有清浊'的意思。现在把'道有清浊'独立成句,上下文都讲不通了。

  ·例八

  (正)綦毋张丧车,从韩厥曰:'请寓乘。'从左右,皆肘之,使立於后。(左传成公二年)

  (误)綦母(毋)张丧车,从韩厥曰:'请寓乘,从左右。'皆肘之,使立於后(注:参看王伯祥《春秋左传读本》250页。

  这里是说綦毋张站在左边和右边,韩厥都用手肘制止他,让他站在后面。如果把'从左右'看成是綦毋张说的话,那末'皆肘之'就无所系属,上下文的意思都说不通了。杜预注和孔颖达疏都是把'从左右'和'皆肘之'连起来解释的。

  2.缺乏古代文化知识,不知出典

  缺乏古代天文地理典章制度等方面的常识,就影响对某些特定词语的了解。不知出典,就容易用错引号。

  (正)《史记·天官书》云:'牵牛为牺牲,其北河鼓。河鼓:大星,上将;左右,左右将。'(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七)

  (误)史记天官书云。牵牛为牺牲。其北河鼓。河鼓大星。上将左右。左右将。

  《史记》张守节《正义》说:'河鼓三星(注:河鼓三星即我国民间所说的扁担星,中央大星即牛郎星。),在牵牛北,主军鼓。盖天子三将军:中央大星,大将军;其南左星,左将军;其北右星,右将军。所以备关梁而拒难也。'这就是说,'河鼓'有三颗星,中间的大星为上将,左右二星为左右将(注:古人迷信,有所谓占星术,把天上的某些星和人间的某些职官联系起来,认为河鼓三星'明大光润,将军吉;动摇差戾,乱兵起;直,将有功;曲则将失计'。)。《万有文库》本《苕溪渔隐丛话》的断句者没有这种古代的天文常识,把句子断得完全不可理解。

  ·例二

  (正)彗星复见西方十六日。夏太后死。(史记·秦始皇本纪)

  (误)彗星复见西方。十六日,夏太后死。

  这里是说彗星又在西方出现,一共经过十六天;不是说夏太后死在十六日那天。因为古人是用干支记日的,《史记》也是这样。就以《秦始皇本纪》来说,凡记日都用干支。如四年十(七)月'庚寅',九年四月'己酉',三十七年十月'癸丑',三十七年七月'丙寅',二世三年八月'己亥'等。在《史记》中,数字和'日'连用总是说多少天,而不是说某月某日(注:《史记·孟尝君列传》:'文以五月五日生,其父勿举。'这是一个特殊的例子。)。用数字记日,大概起自东汉,但史书和其他正式的文件中,一般仍用干支记日。《史记会注考证》的断句者没有细心考察中国古代的记日制度,因而弄错了。

  例三

  (正)泰山耸左为龙,华山耸右为虎,嵩为前案,淮南诸山为第二重案。(听雨丛谈卷五京城建置里数)

  (误)泰山耸左为龙华山。耸右为虎嵩。为前案。淮南诸山。为第二重案(注:参看中华书局1959年版《听雨丛谈》。

  泰山、华山、嵩山都是属於五岳的。泰山是东岳,在北京之左,所以说耸左为龙;华山是西岳,在北京之右,所以说耸右为虎;嵩山是中岳,在北京之前,所以说嵩为前案。断句的人没有弄清楚这一地理关系,错误很大,这话变得完全不可理解。

  例四

  (正)冬,十一月,初令郡国举孝廉各一人,从董仲舒之言也。

  (误)冬,十一月,初令郡国举孝、廉各一人,从董仲舒之言也(注:引自吕叔湘《'通鉴'标点琐议》。

  孝、廉分科,古代不曾有过。这里'孝廉'不宜断开。'各一人'是说各郡或国分别推举一人。

  例五

  (正)凡他宫入院,未除学士,谓之直院。学士俱阙,他官暂行文书,谓之权直。(历代职官表卷二十三引山堂考索)

  (误)凡他官入院未除学士。谓之直院学士。俱阙他官。暂行文书。谓之权直(注:引自丛书集成本《历代职官表》。)

  宋代翰林学士院有翰林学士等掌管起草制诰诏令,别的官到翰林学士院没有被任命为翰林学士时,叫做'直院'(直学士院)(注:《文献通考》卷十一'职官'八:'资浅者为直院,暂行者为权直。');翰林学士院一时阙员暂由别的官掌管文书,叫做'权直'(翰林权直、学士院直)。《丛书集成》本《历代职官表》的断句者不懂宋代翰林学士院的官制,断句就完全弄错了。宋代翰林学士院没有'直院学士'衔。'俱阙他官',在意思上也讲不通。

  (正)故有所览,辄省记。通籍后,俸去书来,落落大满。(袁枚黄生借书说,见小仓山房文集卷二十二)

  (误)故有所览,辄省记通籍。后俸去书来,落落大满(注:参看1961年1月23日和30日的人民日报第四版。)

  '省记'等於说'记得',这里是把它记在脑子里的意思。'通籍后,俸去书来',是说通籍后有俸可以买书。过去中了进士的,他的名字就上通到朝廷了,叫做'通籍'。标点者不知道什么是通籍,所以弄错了。

  例七

  (正)传书曰:'……是夕也,火星果徙三舍。'如子韦之言……则必得景公祐矣。(论衡·变虚篇)

  (误)传书曰:'……是夕也,火星果徙三舍。如子韦之言……则必得景公祐矣。''传书',指的是《史记》等书。《史记·宋微子世家》所载,与此大同小异,最后一句是'果徙三度'。可见引号应该放在'果徙三舍'后面。至於'如子韦之言'以下,那是《论衡》作者的话了。标点者不明出典,把作者的话也归到引文里去了。

  (二)语法方面

  语句总是按照一定的规则组织起来的,语法就是组词造句的规则。不通语法,自然也容易弄错句读。在这个题目下,附带讨论由於不了解对偶和文体而产生的句读错误。 例一

  (正)夫拜谒,礼义之效,非益身之实也。(论衡·非韩篇)

  (误)夫拜谒礼义之效,非益身之实也。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,'拜谒是礼义之效,而不是益身之实'。判断句在古代一般不用系词,依传统的句读法,'拜谒'后面应该断句,依新式标点用法也应该用逗号。这里是动词用作主语,标点者没有弄清,所以错了。

  例二

  (正) 焚,子退朝,曰:'伤人乎?'不问马。(论语乡党)

  (误) 焚。子退朝。曰。伤人乎不。问马。

  一般都是在'乎'字断句。陆德明《经典释文》说,'一读至不字绝句'。王若虚在《滹南遗老集》卷五《论语辨惑》中就曾批评这种断法。他说,这样断句,意谓'圣人至仁,必不至贱畜而无所恤也。义理之是非,姑置勿论,且道世之为文者,有如此语法乎?故凡解经,其论虽高,其於文势语法不顺者,亦未可遽从,况未高乎!'王若虚的意见无疑是正确的。古汉语没有这种在疑问语气词后再加'不'字的疑问句。不问语法规律而去推求'义理',这种义理是主观的产物,不可能不错。

  例三

  (正)且夫天者,气邪?体也?(论衡·谈天篇)

  (误)且夫天者,气邪?体也。这是说,

  '再说,天是气呢?还是实体呢?'这是选择性问句,这种句子往往用'邪'字和'也'字相呼应。标点者不懂这个规则,所以不知道在'也'字后面也要用疑问号。

  例四

  (正)是故治世之音安以乐,其政和;乱世之音怨以怒,其政乖;亡国之音哀以思,其民困。(礼记·乐记)

  (误)是故治世之音安。以乐其政和。乱世之音怨。以怒其政乖。亡国之音哀。以思其民困。

  《礼记·乐记》这一段话,从唐代起就有几种不同的断句法。《经典释文》载:'雷读上至安绝句,乐音岳,二字为句。崔读上句依雷,下'以乐其政和',总为一句。下'乱世''亡国'各放此。'雷读、崔读都是错误的。因为这里的'以'字是连词,正如《经传释词》所指出的,它和'而'字的作用相同。'安以乐'就是'安而乐','怨以怒'就是'怨而怒','哀以思'就是'哀而思'。下文'其政''其民'是主语,'和''乖''困'都是形容词作谓语。按照崔读断句,'以'只能看作介词,'乐''怒''思'是动词谓语,'其政''其民'是宾语,'和''乖''困'无所隶属。汉语没有这种句法结构,因此'以乐''以怒''以思'只能属上。

  例五

  (正)问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,皆叹惋。(陶渊明桃花源记)

  (误)问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此人一一为具言,所闻皆叹惋。'所闻','所'指代'闻'的对象,即渔人闻知的汉和魏晋间的情况。它不可能指代'闻'这一行为的主动者--听渔人说话的村中人。如果指村中人,就只能说'闻者'。《古文观止》的断句者不懂'者''所'的用法的不同,误将'所闻'属下(注:参看文学古籍刊行社1956年本的《古文观止》,解放前某些版本的《古文观止》也将'所闻'属下。文学古籍刊行社1956年版的《靖节先生集》则将'所闻'属上。)。

  例六

  (正)夫王者有过,异见於国。不改,灭见草木;不改,灭见於五谷;不改,灭至身。(论衡·异虚篇)

  (误)夫王者有过,异见於国,不改;灭见草木,不改;灭见於五谷,不改,灭至身。假设句不用连词,在现代汉语里也不是罕见的,在古代汉语里更是常见。特别是否定的假设,往往不用'如''若'等字。这里标点者不懂'不改'是一种假设,等於说'如果再不改',因而把分号用错了。

  例七

  (正)虞舜为父弟所害,几死再三,有遇唐尧,尧禅舜,立为帝。尝见害,未有非;立为帝,未有是。前时未到,后则命时至也。(论衡·祸虚篇)

  (误)……尧禅舜立为帝。尝见害,未有非;立为帝,未有是前时未到,后则命时至也。'尧禅舜'不断句,不对。

  '未有是'不断句,更不对。作者明显地以'未有是'和'未有非'相对,意思是说,'虞舜被谋害的时候,他并没有做错什么;他立为帝的时候,也没有做对什么'。古人行文,往往爱用对偶。了解这一点,有助於我们识辨古书的句读。

  例八

  (正)维是子产,执政之式。维其不遇,化止一国。诚率是道,相天下君。交畅旁达,施及无垠。於虖!四海所以不理,有君无臣。(韩愈子产不毁乡校颂)

  (误)……於虖四海。所以不理。有君无臣(注:参看《国学基本丛书简编》本《韩昌黎集》四,第1页。)。这是一篇颂赞体的文章,每句四字('四海所以不理'六字),两句一换韵,中间插入一个'於虖'(呜呼),算是外加的。如果按照后一种句读法,就失其韵读,与文体不合了。而且,'四海所以不理'等於说'四海之所以不理','四海'断句是不通的。 例九

  (正)……自作清歌传皓齿,风起,雪飞炎海变清凉。……试问岭南应不好,欲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(苏轼定风波)

  (误)……自作清歌传皓齿。风起雪飞。炎海变清凉。……试问岭南应不好。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。'定风波'这一词牌分前后两阕,最后三句的字数都是七、二、七,而且二字句与前面七字句还要押仄声韵(注:关於什么是仄声,参看通论第二十六节。)。这里前阕应该在'风起'处断句,后阕应该在'却道'后断句。《苕溪渔隐丛话·后集》卷第四十引用了苏东坡这首词,《万有文库》本的断句者不懂'定风波'词牌的格律,把它断错了。

  (三)音韵方面

  不懂音韵,也可能影响到句读的正确性。虽然这方面的情况比较少见,但也值得注意。 例一

  (正)卫侯贞卜,其繇曰:'如鱼窥尾,衡流而方羊,裔焉大国,灭之将亡。阖门塞窦,

  乃自后逾。'(左传哀公十七年)

  (误)卫侯贞卜。其繇曰.如鱼窥尾。衡流而方羊裔焉。大国灭之。将亡。阖门塞窦。乃自后逾(注:引自世界书局铜版《四书五经》下册542页。)。世界书局铜版《四书五经》这样断句,大概是根据杜注孔疏。杜预和孔颖达以'衡流而方羊裔焉'为句,顾炎武、王引之、武亿等都不同意(注:参看王引之《经传释词》卷二和杨树达《古书句读释例》。)。顾炎武《杜解补正》说:'当以'裔焉大国'为句。言其边於大国,将见灭而亡。'这是对的。孔颖达认为'繇词之例,未必皆韵','或韵或不韵,理无定准';因而说'窦''逾'不与'将亡'为韵。实际上'窦''逾'两字虽不与'将亡'押韵,但是'羊'字与'亡'字押韵(古音同在阳部),'窦'字与'逾'字押韵(古音同在侯部)。这是换韵,不能说是'或韵或不韵'。

  例二

  (正)养气自守,适食则酒。闭明塞聪,爱精自保。适辅服药引导,庶冀性命可延,斯须不老。既晚无还,垂书示后。(论衡·自纪篇)

  (误)养气自守,适食则酒,闭明塞聪,爱精自保。适辅服药引导,庶冀性命可延。斯须不老,既晚无还,垂书示后。

  '守''酒''保''导''老''后'都是韵脚。'延'字后面用句号是不对的,因为'延'字不是韵脚;'老'字是韵脚,句号应该移到'老'字后面。'斯须不老'是'暂时不老'的意思,和'性命可延'的意思是连贯的。

  由上所述,可见造成句读错误的原因是复杂的。今人整理的古籍常常有标点错误的地方,我们必须注意;就是古代的注疏家,对某些文句,也有不同的句读法,需要有审辨能力。古代不同的句读,有的是某一注疏家弄错了,如上面所举《左传》哀公十七年一例。有的是数读皆可通的。其实数读皆可通,也可分为两种情况:一种只是不同的断法,如《论语·季氏》,'君子疾夫,舍曰欲之,而必为之辞。'一读'夫'字后不断句,还有一读'欲之'后也不读断(注:参看武亿《经读考异》。)

  无论哪一读法,意思都是一样。另一种情况则是因为时代久远,目前无法确定作者的原意,暂时数读皆可通,如《论语·公治长》,'愿车马,衣轻裘,与朋友共,敝之而无憾。'《白虎通》引作'愿车马轻裘与朋友共敝之',无'衣'字,从'敝之'断句;《一切经音义》引作'共敝之而无憾',是以'共'与'敝之而无憾'连为一句(注:参看武亿《经读考异》。)

  '共'字属下不属下,意思稍有区别,现在还无从确定哪一断法符合作者的原意。 总之,正确地标点古书不是十分容易的事情,要避免标点古书的错误,是没有简单的办法的。一方面要重视词义、语法、音韵以及古代文化等各方面的知识;另一方面还要多读古书,多掌握材料,并进行适当的句读练习。等到词义、语法、音韵、文化常识等各方面的知识都具备了,又读了一定数量的古文,自然就不至於不会断句了。 

标签 :

上一页:

下一页:

用户故事栏目更多内容: